是素个素啊

主业是个MMDer,b站ID叫素鸢半暖凉筝画

【园医】艾米丽最近很想艾玛

现代pa

有后续。

全篇艾米丽视角,艾玛只在最后出场。

————————————————————————————

 

    最近她回家的时间越来越晚了。

 

    艾米丽突然想到。

 

    她现在站在医院的玻璃门内,抬起头眯着眼努力想要看清外面的雨下的有多大,却被突如其来的闪电晃花了眼睛。

 

    忘记带伞了。想到出门时因为换鞋所以放在玄关上忘记带出来的伞,艾米丽一阵唏嘘。

 

    若是雨小,她说不定可以来次浪漫的雨中散步,可遗憾的是这是一场雨滴打在地上还会高高弹起的大雨,她只能放弃这个想法。

 

    从医院里出来的人三三两两的撑着伞经过她的身边走入了这场雨中,同一时间下班的同事也早早都撑着伞离开了,晚上的医院大厅不像白天那么嘈杂,玻璃内安静的大厅和玻璃外不断的雨声,强烈的反差让孤身一人的艾米丽突然有点不知所措了起来。

 

    噢,说到底,艾玛今天又去了哪里?

 

    不对,她这段时间都去了哪里呢?

 

    想到这件事的她看着外面细细密密的雨幕,目光突然涣散了起来,感觉脑袋里一下空空的,又好像有很多的东西犹如乱麻一般梳理不清。

 

    手机给那个人设置的特别关注的铃声就在这时响了起来,她掏出手机一看。

 

   “艾米丽对不起!我今天又有点事需要晚一点回去,晚饭就不回去吃了!非常抱歉!你早点休息不用等我,可不要看太久的医书忘记了时间哦。”

 

    艾玛最近,是不是在躲着她?艾米丽的心情有点复杂。

 

    第一次晚上说要在贝克先生那里吃晚饭,她觉得很正常。

 

    贝克先生是个大型的女儿控,艾米丽作为女友控非常理解。

 

    虽然一个人吃饭她觉得有点不习惯。

 

    第二次晚上说玛尔塔小姐信号枪坏了想让她帮忙一起维修,她觉得有点不对劲。

 

    你一个没事就爱拆椅子的养花人为什么会被拉去一起修信号枪?

 

    这次不只是寂静,艾米丽还有点难以言喻的噎食感。

 

    第三次晚上说黄衣之主烤了新口味的章鱼小丸子邀请她去吃,她的怀疑上升到了新高度。

 

    黄衣之主烤新口味的章鱼小丸子难道会不叫自己吗?!

 

    艾米丽对着消息表示晚上要吃章鱼须拌意大利面。

 

    第四次……

 

    第五次……

 

    ……

 

    到现在已经过去了或许有半年?还是一年?

 

    艾玛晚归的次数越来越频繁,诸如此类的消息也渐渐填满了两人的对话框,看得艾米丽身体一阵发麻,从后腰涌上到胸口的酸涩感盘旋着挥之不去,连带着她的表情也渐渐不自然起来。

 

    艾米丽划到刚才艾玛发来的消息,心倏地感到了刺痛。

 

    她扯开嘴角苦涩地笑了笑,

 

    连借口都不愿意找了吗?也是,都过去这么久了。可这不都在自己的意料之中吗?从艾玛突然疏远她开始。所以艾米丽你到底有什么好失望的啊。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艾米丽突然发现她和她的恋人艾玛之间产生了隔阂,她不知道那隔阂是什么,只知道它把艾米丽关在里面,让她发不出声音,也碰不到她的爱人,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越走越远而束手无策。

 

    如果换作以前的话,碰上这种天气艾玛会怎么样呢?

 

    她肯定会发现自己落在玄关的伞,早早的就来到医院等她下班,看到自己出来了就会马上冲过来拉住自己的手,两个人撑着一把伞走在回家的路上开心地聊着今天发生的事情,艾玛还会觉得自己做得不明显的把雨伞向她这边倾斜,到家时自己会发现艾玛的半边身子都湿透了,拗不过她的软声要求两人一起洗澡,共进晚餐,在睡前会来个温存的晚安吻,有时说不定会擦枪走火,但是大多数时候她都可以感受着艾玛温暖的怀抱两人相拥而眠,度过一个又一个美好的夜晚。

 

    可那都是以前……

 

    艾米丽的眼前更模糊了,实际上这场雨确实大到有点看不清稍微远一点的东西,可是连她面前的雨都模糊了起来,她便不能再骗自己这不是因为下雨所以才模糊了。

 

    她控制不住自己,她控制不住自己在这样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雨里想到艾玛跟自己的过去跟现在,甚至臆想着各种她俩悲惨的将来;她怕下一次她俩好好说话的时候艾玛就要跟她说出分手的话来,她就会失去她,失去那个,对她来说温暖得像太阳一般的女孩了。

 

    下雨天人总是会产生些不愉快的想法不是吗?

 

    哦快停下,她应该好好想想如果这场雨还要下一段时间她应该怎样回去才好。

 

    ……

 

    该死的艾玛·伍兹!那个小混蛋!她要是再不让自己知道她这么长的时间都在搞些什么,她艾米丽向上帝发誓!一定会给她点颜色看看!绝对!!!

 

艾米丽揉了揉泛红的眼圈,深吸一口气,还是决定一路跑回去。

 

 

 

 

    艾米丽打开了家门,迎接她的是意料之中的黑暗和安静,让她感到窒息。湿哒哒的衣服黏在皮肤上,甚至还在顺着她的身体往下滴水,这让她感到一阵不适。跑回家中的她四肢有些无力,无奈地叹了口气,转身锁上了门,换好拖鞋,决定先去浴室泡个澡赶走这一身的湿气和由内到外的疲惫感。

 

    脱下了彻底湿透的衣服,任凭自己沉入浴缸里的艾米丽舒服地叹了口气,因为过度运动和湿冷而僵硬的肌肉也舒缓了下来。水没过了艾米丽的头顶,她躺在浴缸里,向水中吐了个泡泡,看着泡泡上升到水面然后不见,艾米丽突然很想笑。她在水里憋到了自己的极限,猛然从水里出来时,异于平常的头昏脑胀,和镜子里面反射出来的,过于红润的脸颊和脸颊的她自己,让艾米丽终于后知后觉自己是感冒了。

 

  “趁着还没更糟糕,我应该赶紧起来……”

 

    艾米丽靠在浴缸边缘,偏过头跟镜子里的自己对视,脑子里虽然这么想着身体却是没有接收到指令一般仍然坐在水里。放空自己不知多久的艾米丽突然一惊,清醒了过来,在感受到水已经开始变凉后,为了防止病上加病只得起身擦干了身体,穿上浴袍,准备去找找家里的急救箱里看看还有没有感冒药。

 

    打开了客厅的灯,艾米丽翻箱倒柜了一通也没找到。平时负责家里物品摆放的都是艾玛,她因为自己的职业问题没办法看顾家里太多,能跟艾玛每天一起吃饭一起睡觉都是她上班时间努力的工作,以及院长不希望她作为医学院高材生在年仅32岁的时候就过度劳累把身体累坏了给的她一点特权。

 

    打电话问问艾玛?

 

    还是算了,艾米丽轻轻晃了晃脑袋。打算看看那个小混蛋是不是把急救箱放进了卧室里面。

    走进卧室,艾米丽的记忆突然回笼,想起上次艾玛曾把急救箱放进了衣柜底下,顺利的在衣柜里面找到了急救箱和里面的感冒药,艾米丽按用量拿出一片药,和着出浴室以后烧开放在茶几上的水,皱着眉头把药片吞了下去。

 

    谁说医生不可以讨厌吃药的?

 

    好了,澡洗好了,药也吃了,是时候去睡——

 

    等等,她是不是没吃晚饭?

 

    要说别的情侣在这种不知道称不称得上是冷战的感情冷淡时期,总是会想各种方法伤害自己的身体,从而达到让对方心疼的目的。

 

    她艾米丽是个高傲的人,即使现在她们两个的感情可能淡了,她也绝对不会因为想要得到爱人可能的关心和心疼做出这种不吃晚饭或是其他的自虐行为。她可是个医生,当然要照顾好自己的身体!

 

    因为感冒食欲不振然后把晚饭这件事忘记了的艾米丽——也就是她自己,没有犹豫地关上了客厅的灯,转身脚步虚浮地走入了卧室选择了上床睡觉并且没有一丝负罪感的把忘记吃晚饭的责任全部都推到那个现在也不知道到哪里去了的小猪蹄子身上。

 

    我只是不想吃饭而已!

 

    艾米丽一边这么想着一边拉上的卧室的纱窗,摇摇晃晃地倒在了柔软的大床上,她真的太困了。盖好了被子,她闭着眼,面向着她的艾玛睡着的位置,手放在她的枕头上,借此平复了一丝不安的艾米丽轻声说道:“晚安。”

 

    伴随着隐于枕上的湿气。

 

    她迷迷糊糊的想着,希望明天感冒可以好起来。

 

    因为感冒而昏沉的大脑并没有让她这么快陷入沉睡。模糊间她感觉自己好像做了一个梦,梦里她和艾玛在艾玛的花店后面的温室里,她在散发着舒适热度的太阳下昏昏欲睡,艾玛突然轻轻地把她从椅子上抱到腿上。

    艾玛柔软的大腿,环绕着她的腰的手臂和背后来回轻抚的手,低头时蹭到她脸颊上的发丝,以及她身上跟自己同样香型的沐浴露的味道。

 

    这是一个无比温暖的怀抱,让她舒服到直接忽视这个小混蛋在吃她的豆腐这件事。

 

    床上的空位不知什么时候被床的另一个主人填满了。

 

Fin.

 

————————————————————————————

 

第一次产生了交党费的念头。

就是想写了而已。

写的很差,轻喷。

评论(12)

热度(99)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