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素个素啊

主业是个MMDer,b站ID叫素鸢半暖凉筝画

久违投稿,求一波硬币鸭

配图随便截的,在我自己看来是园医园双向的ㄟ(▔ ,▔)ㄏ

av70024096

大家吼啊
我又来啦
神秘地址:av45016873
然后溜啦

@艾玛伍汁 送给果汁(只是个静图还请不要嫌弃,我真的不会画画)

看下我艾特的人

虽然只是mmd静图,但是还是拜托各位不要保存,谢谢了

不务正业MMDer又来啦!
av36570301
_(•̀ω•́ 」∠)_

【园医】所以艾玛到底想做什么?

现代pa

 

艾玛视角,上篇走这里。

 

空机、ooc都请注意避雷。(都是看个人)

 

——————————————————————————————

 

她突然从噩梦中惊醒。

 

窗外的闪电就在此时照亮了店里,艾玛回过神,这才注意到了外面的倾盆大雨。

 

好在白天已经把摆在后院的花都搬了进来,艾玛庆幸的想着。幸好自己还有些事情要在店里做完,等要回家的时候也应该要半夜了。走到门口打开店里的灯,冒着雨要关上花店的玻璃门时,看到了匆匆经过店外的路人,她听到了路人在向他身边的伴侣大声的抱怨着他为什么没有带伞,还要自己从温暖的室内来接他。艾玛这才想起自己中午回家吃饭时看到的,放在玄关上的,艾米丽的伞。

 

这样的雨怎么看都不是可以淋雨跑回去的样子吧?艾玛现在关好的玻璃门前,看着眼前不到十步便白茫茫的外面,只有那些汽车的远光灯还能在雨中获得一点辨识度。

 

天使这么好,在医院一起下班的那么多同事应该会送她一程,或者干脆用车载她回去,反正她们家也不远。噢,这挺好的不是吗?

 

艾玛仔细思考以后,为自己的思虑周全感到满意,转身拿起了桌上的手机,开始思考要怎样编辑消息才能向艾米丽表达出自己仍旧非常关心着她并且透露一些自己所做的事情马上就会完成了。

 

 如果是以前,让她相信自己会疏远艾米丽,她一定会嗤笑一声大声反驳道不如让她相信自己一辈子都不会手痒去拆椅子。

 

如果是以前。

 

唔,脸有点疼。

 

但是椅子她还是要拆的。

 

艾米丽,拆椅子,她艾玛·伍兹全都干。

 

艾玛默读了一遍自己的消息,确认没有问题后按下了发送键,坐在吧台里的椅子上,开心地弯起了嘴角。

 

等这些事情完成了以后,自己跟艾米丽感情就能更进一步了!

 

 

 

 

“爱这个东西,无法隐瞒,不该挥霍,无法挽留,不该回忆。”*

 

玛尔塔趴在桌上,两眼迷茫地看着酒杯里被橘黄色的灯光照得表面波光摇曳的Black Russian*,突然说道。

 

“……你不觉得你作为一个军人跟我聊这种文绉绉的不符合你人设的东西非常违和吗?”艾玛坐在旁边,专心地喝着杯子里的苹果汽水,瞥了一眼旁边那个不晓得是不是醉了的前军人好友,不懂她想表达什么。

 

“哇艾玛·伍兹你这个人就不能看一下气氛吗!?”玛尔塔激动的直起身子转头向着旁边那个不懂看气氛的人表达抗议,又泄了气一般举起酒杯晃了晃,“Cheers.”,一饮而尽。

 

“Cheers,你最好别喝太多,不然我就拿你的钱包去买单然后告诉特蕾西你又买了新的信号枪。”

 

“你这个糟糕家伙!心里除了想着你家那位能不能想想在朋友难受时应该怎么安慰一下!”玛尔塔终于忍无可忍用力地把杯子砸在桌上,引得旁边几桌客人转头过来看。

 

“不你错了。”艾玛一边向他人示意抱歉一边转过头回道。

 

“?”玛尔塔愣住。

 

“我全身上下想的都只有天使。”艾玛一脸淡然。

 

“……太真实了。”

 

“所以这跟你突然想跟我聊爱这个东西有什么关系?”艾玛淡定地扯回先前的话题。特蕾西一时脑抽研究了个医疗器械,专门找了艾米丽这个大医生今天轮休的日子去她的工作室了解改进一下。一个人待在家里也很无聊,艾玛这才陪着这个一段时间不见就突然伤春悲秋的好友,两个孤家寡人一起来酒吧谈人生。

 

她真的不想照顾醉鬼,艾玛想。等下给特蕾西打个电话把人带走,顺便接回艾米丽,一举两得。

 

艾玛为自己的计划打了个勾,开心得抿了一口汽水,气泡进入嘴里,滑下食道,一路炸开的感觉让她舒适得头皮发麻到发出叹息。

 

“我的意思是,”玛尔塔想了想,“我做了个梦……是在一个让人感觉很糟糕的庄园里,目标可能是要逃出去?……总之,梦的最后我被小特抛弃了。”

 

艾玛一愣,刚想说话时玛尔塔又接了下去:“我知道这只是梦,不是现实,但是我还是,很害怕,我们在一起这么久了,小特她,会不会对这样的生活,对这样的我,厌烦呢?”

 

“那样的话,我该怎么办?”

 

她牵着艾米丽的手,怔怔地想着刚才在酒吧里和玛尔塔的对话。

 

按理来说梦这个东西,就是人在清醒时没有运动的脑细胞,趁着人体的睡眠时间一边运动一边大叫着“卡路里我的天敌!”的产物。往往人在起床时,梦都会伴随着睡意的褪去而悄然忘却。

 

艾玛的这个梦本应该也这样的。

 

是的,本应该。

 

她想起在酒吧里她被打断的话。

 

一天早上,她也梦到了一个破败的庄园、梦到了穿着带有烧灼痕迹的衣服的爸爸拿着他的脆脆鲨攻击自己,梦中那仿佛下一秒心脏就要蹦出胸膛的恐惧让她直到清醒了一会的现在仍然后怕不已。

 

更让艾玛感到绝望的事是——就在她要被两眼通红的爸爸打中时,她看到了,艾米丽——她的天使,头也不回的从一个大门离开——

 

然后她就醒了。

 

艾玛翻了个白眼,狠狠地吐槽了一番。

 

那可是她的天使啊……天使是不会抛弃自己的……

 

“……手……,……艾……玛?艾玛·伍兹!你听到我刚才说什么了吗?”艾米丽感到有点奇怪,从刚才两人送走玛尔塔两人以后艾玛的脸色就非常难看,抿着嘴的样子让艾米丽看着有点害怕——她还是喜欢平时总是甜甜笑着的艾玛。终于在艾玛不知道想到什么的时候,手掌下意识的发力把她的手弄疼了,艾米丽这才大声的想让艾玛回过神来。

 

艾玛反应过来,赶紧松手捧起艾米丽的手,手的侧面已经红了,“天使……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艾玛心疼道。

 

“我没事,比起这个,你能不能告诉我你怎么了?”艾米丽抽回自己的手,上前抱住了艾玛,嘴唇贴在艾玛的锁骨上,“不要这样……我的艾玛可一直是个满嘴跑火车无忧无虑的人。”

 

“艾米丽……”艾玛瞪大了眼睛,艾米丽说话时喷吐出的气息在她的锁骨上,裹挟着湿气,酥酥麻麻的。在街上做这么亲密的举动,看来自己是真的惹天使担心了……

 

“我没事的,我很好,天使抱在怀里软软的特别是那里,感觉超级舒服的!”

 

“艾玛·伍兹!!!!”

 

 

 

 

害怕她会讨厌。

 

艾玛躺在床上想着,旁边是已然熟睡的艾米丽。害怕艾米丽就像在梦里一样,无情地,头也不回地离去。害怕艾米丽突然有一天对她说我不爱你了——这种事情艾玛想想都会觉得不能呼吸,心脏都会在想到的那刻仿佛瞬间停止跳动,让她的大脑感受到缺氧的眩晕感。这段感情,她和艾米丽的感情,总是自己在主动,主动靠近,主动交往,主动邀约,主动的拥抱,主动的吻,主动的……

 

像刚才在街上那样的,来自艾米丽的主动总是少之又少。虽然害羞地红着一张脸却依然同意她的触碰跟“咳咳!!”的艾米丽欲拒还迎的样子非常惹她喜爱,但是来自艾米丽的主动更不失为让生活更美好的调味剂——主动的艾米丽总是想让自己兴奋得想拉她上床。尽管这样的机会不多,尽管艾米丽就算不主动自己也想这么做。

 

艾玛·伍兹是个直接而又主动的人,虽然她对危害到自己的人事物总是会千百倍的报复回去,但是对自己爱的人,她总是积极而又主动的——她会保护自己,更会保护好自己爱的人。她的爱是直接而又热情的,艾米丽不费吹灰之力就能明白。可是,如果艾米丽觉得得到自己的爱太轻易了,那会不会像梦里那样……

 

她见过的情侣不多,她的爸爸就是一个。母亲受不了诱惑,抛弃了自己跟爸爸,两人相依为命。她不敢想如果有一天,艾米丽对她的爱被时光消磨,然后突然跑出来一个人要带走艾米丽——

 

这种事情不会发生的。

 

只要自己不再表现得如此热切,那么艾米丽就会觉得自己的爱并非是那么唾手可得。然后自己必须,必须要为了让两人一直在一起,做一些事情……

 

于是,艾玛·伍兹,基于这个梦,进行的一系列行动,就在这个晚上开始,延续了一年左右的时间。每次看到艾米丽欲言又止,因为自己的借口失落不已的神情,艾玛一边虽然心疼的要死想过去亲亲抱抱自己的天使,一边又为自己的行动能引起艾米丽在乎自己的样子而开心得像个拆了椅子没被骂的孩子。

 

她相信自己做的这些都是为了两人的未来,她是如此地确信。

 

艾玛想到这,在脑子里过了一遍自己的计划。

 

外面雨也小了,人在自己沉浸在以前的事情里的时候,时间跑的可真快啊。她稍稍感慨了一下,起身到门口,拿起伞桶里的雨伞,关上灯,门锁好,拉下卷帘门,撑起伞慢悠悠地走了回去。

 

 

 

 

艾玛穿过无数的人潮,奔跑在街上,她大口大口地喘着气,额头上的汗滴随着她身体的起伏,顺着她的脸颊滑下,她也没时间去擦掉。

 

“艾玛·伍兹小姐,”归属于蓝天的大小姐——玛尔塔·贝坦菲尔,今天终于有空从她的蓝天上下来一趟了,她在第一时间让艾玛到自己家里,一脸的心事重重,欲言又止了几次,艾玛看不下去了:“你找我来到底有什么事?”

 

玛尔塔看着艾玛的眼睛,一副坦坦荡荡甚至在瞪着自己的样子,她斟酌了一下词语:“有件事……我想问你一下,你跟艾米丽,最近还好吗?”

 

艾玛挑了挑眉毛:“首先,我觉得我们挺好的;其次,你为什么突然这么关心我们?”

 

“挺好?!”玛尔塔伸出双手刚想拍桌,想起上次自己拍了家里的桌子被小特一顿劈头盖脸的教训,转而拍在了自己的脸上:“我的上帝……我换个说法,你上次亲她、抱她是在什么时候?”

 

艾玛不带思考地:“昨晚。”

 

噎住:“她睡着的时候?”

 

艾玛一本正经的点了点头。

 

“……所以你干嘛要在她睡着的时候?”玛尔塔头有点疼,她有点不理解这货的脑回路了。

 

这回艾玛有点犹豫了,“……还记得吗,那次在酒吧,你说的那个梦,”艾玛想了想,“我也梦到了,当然了内容肯定跟你的不同,但是结局差不多?艾米丽也抛弃了我。”她停顿了一下,伸手捂住了脸,不想让人看到自己突然脆弱的样子。“不应该是这样……然后我也思考起了关于那个,对未来厌烦的问题——我觉得都是你害的——正是为了防止出现这个可能会发生的情况,所以我想了个计划就是——”

 

“假装疏远实则准备求婚?”玛尔塔没有放下捂在脸上的双手,但是她把眼睛从指缝里露了出来。

 

“What?为?!你怎么知道?”被玛尔塔说中了自己接下来的计划,艾玛的失落甚至还停留在脸上就抬起了头,惊讶与失落混杂在她的脸上,显得有些呆愣。

 

“你是哪里来的白/痴、蠢/货、傻/蛋、你这个、你这个!”玛尔塔努力地深呼吸着,担心自己一不小心就心肌梗塞猝死,

 

“我简直难以用语言来描述我对你智商和情商是否到达了一个二十多岁的成年女性的正常水平的质疑!你这么一讲我明白了,我能理解你,但我完全不觉得你这样做是正确的行为跟做法。是,我那时候确实是在你面前表现出了我的恐慌跟苦恼,可我们两个在那天晚上说开了就已经解决了这个问题了。我真没有想到你会做同样的梦甚至采取莫名其妙的行动长达多久?一年差不多对吧。如果不是那天艾米丽给我打电话,问我之前你来我这边学修理信号枪这件事,还无意间跟我透露了你这些日子都在找借口不陪她,我还真不知道这件事。”甚至不知道这件事是她作为导火索引发的。

 

脚用力地踩进了路面上的积水坑里,污水飞溅到了她的裤子上。雨后清新冰凉的空气被她吸进肺里缓解灼烧感,心跳仍旧剧烈。

 

“你想把艾米丽拴在身边对不对?哦我在说什么蠢话你都要求婚了。我告诉你,你现在对艾米丽做的一切想表现自己没那么喜欢她的样子的行为,都是在把她跟你的距离越来越远。我也是佩服她了,被自己的伴侣不知缘由地冷处理一年,还能保持这样的沉默。”

 

最后,玛尔塔看着艾玛的眼睛,郑重其事地道:“现在还不晚,她还很喜欢……不,是爱你,我也不想看我的老友因为这么乌龙的梦、还有我的蠢话而分手。想想你有多久没有见过她开心的笑了?趁着还不晚,赶紧回去找她吧你这个白/痴!”说到后面声音越来越大了。

 

艾玛赶回自己的花店,匆忙翻出自己本来预定在后面才会用到的小盒子,锁上门,向着目的地继续奔跑了起来。

 

“你说你抱她、亲她是在她昨晚睡着以后偷偷的,那她呢?在她看来她应该是一年都没跟你有过亲密接触了吧?正常情侣会这样吗?她怕不是以为你们准备谈个柏拉图之恋了。”

 

“你的破计划居然还没到时间?你是还想让她等你吗?等到心灰意冷、失去信心?醒醒吧你这个脑袋用浆糊做的,为了莫须有的梦去动摇你切实拥有的感情?喜欢她就大声告诉她,让她知道你有多喜欢、多爱她啊!至于以后会不会不再相爱的事,那就两个人一起去思考别一个人在这里胡思乱想好吗!?恋爱就应该心意相通啊不是吗!”

 

艾玛的目的地只有一个——艾米丽。

 

她在跑向她的艾米丽。

 

她站在家门口,双手撑住膝盖努力地深呼吸,她已经很久没有这么跑过步了,虽然平时都是自己料理花店,但是并没有什么更多的体能训练。握在手中没有放下的小盒子彰显着它的存在感。无法平静,紧张得四肢发冷却还能感觉到汗水仍从体内渗出,浸湿她的衣服。

 

她还在思考着措辞,她还在想见到艾米丽应该先说些什么、做些什么——她还没做好准备。

 

门突然毫无征兆的打开了——

 

医者不自医这句话说得真挺对的,艾米丽在切身感受了淋雨后两天感冒都没有完全好,还维持在会影响生活状态的情况下,决定今天去上班的医院外科看看。门刚打开,门外的人影还没等她看清对方的脸,就被揽着腰反推回屋内,倒在了地上——臀部着地。

 

没等她张口呼痛,胸口传来的声音硬是让她把痛呼憋在了喉口里:“艾米丽!我的天使!我超爱你的!请不要离开我!”

 

“……嘶……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你能不能先放开我……我屁股好痛……”艾米丽因为感冒没好而昏沉着的脑子让她无法思考这幅场景是怎么发展成这样接下来又将怎么发展,但是来自艾玛的表白,让她这一年来的不安、惶恐,一瞬间平复了,满足的感情也和着痛呼一起送出了喉口。也许是疼痛,也许是感冒,总之艾米丽的眼眶瞬间就红了。

 

“啊?对不起!”艾玛赶紧从艾米丽的身上爬了起来,扶起了对方,上下检查着对方是否还有哪里伤到。确认没有后,艾玛又重新抱了上去:“艾米丽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艾玛,”艾米丽感觉到环住她脖子的手臂突然一颤。“我喜欢听三句话——‘谢谢’、‘喜欢’、‘爱’”她哑着嗓子假装淡定地开口道。

 

“谢谢艾米丽能够喜欢我这么糟糕的人,我超级爱艾米丽的!”不重要了,能否得到艾米丽积极的回应,她的爱语,都不重要了。艾玛能感受到艾米丽是爱她的,这就够了。仔细想想,她千方百计不想让梦境成真,最后却是由她自己来实现了这种事,不是吗?是自己让天使以为失去了她——这种事情还是别人来告诉自己,自己可真的就是个白/痴啊。

 

肩膀上突然传来一阵湿意,她放开艾米丽,一只手轻轻拭去她脸上的泪痕,另一只一直握着的手终于摊开了,被汗水浸湿表面的红色丝绒小盒子静静的立在手心上,“天使别哭啊……猜猜看这是什么?”

 

艾米丽低下头不看她:“……你一年来丢下我的原因吗?你这个笨蛋!”虽然这么说,手却牢牢的抓着艾玛的衣服下摆。

 

“艾玛不会丢下艾米丽!绝不会!”她急忙解释,“艾玛只是想给你一个惊喜……只是笨蛋的艾玛用错了方法……我很抱歉。那艾米丽,你喜欢我这个笨蛋吗?”

 

“……不。”

 

艾玛被意料之外的答案惊得全身一下失去了力气般,两手不受控制般重重砸在了地上,头也仿佛要埋进胸里一般深深地低着。喉咙里发出了阵阵呜咽的声音。

 

“骗你的,”一只白皙的手臂出现在视野内,拿走了艾玛手上的红丝绒盒子,艾玛的视线被牵引着,最后直直的看着艾米丽的棕红色瞳孔,“我爱你,无论贫穷还是富有,健康还是疾病,相亲相爱,相依相伴,相濡以沫,不离不弃。”*

 

艾米丽说完,靠在了艾玛的胸脯上说道:“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我很高兴。不过可以麻烦艾玛小姐把我送去医院吗?我可不想因为跟女朋友在玄关深情告白然后感冒变成发烧。”

 

“遵命!”幸福来得太快,艾玛兴奋得一边抱起了艾米丽,无视对方无力的挣扎一边用额头碰了碰艾米丽的额头,懊恼的自责着没有发现艾米丽生病的自己。

 

“我决定了!”艾玛突然大声说道,“以后每天都要对艾米丽说一遍!”

 

“我爱你。”

 

Fin.

 

艾米丽:所以这个东西你本来准备什么时候给我?

 

艾玛:我做了个详细周密的计划要求hun——

 

艾米丽:所以本来是最近还没打算给我?

 

艾玛:……嗯………………

 

艾米丽:今天晚上开始你去客厅睡指压板。

 

——————————————————————————————

 

*1:《洛丽塔》名句简写。

 

*2:Black Russian:黑俄罗斯,常见经典鸡尾酒,高酒精浓度,但是容易入口。以伏特加作为基酒,色泽可以多种多样,因而得名。

 

*3:结婚誓词节选。

 

后记:

是限定首尾的文。

 

想写文很久了,所以在学习使用书面语言跟肢体描写……感情这方面我自己感觉写的非常糟糕了emmm写到后面不知道在写什么,写了很多肢体动作,想试着锻炼下用描写肢体表达感情的东西,但是没掌握好篇幅,感情也写的乱七八糟了。因为写的时候返工了很多遍,逻辑上还有什么问题就要后面再修改了,有点累。

错别字的话麻烦提醒我一下,谢谢各位了。

 

感谢你能看完。

【园医】艾米丽最近很想艾玛

现代pa

有后续。

全篇艾米丽视角,艾玛只在最后出场。

————————————————————————————

 

    最近她回家的时间越来越晚了。

 

    艾米丽突然想到。

 

    她现在站在医院的玻璃门内,抬起头眯着眼努力想要看清外面的雨下的有多大,却被突如其来的闪电晃花了眼睛。

 

    忘记带伞了。想到出门时因为换鞋所以放在玄关上忘记带出来的伞,艾米丽一阵唏嘘。

 

    若是雨小,她说不定可以来次浪漫的雨中散步,可遗憾的是这是一场雨滴打在地上还会高高弹起的大雨,她只能放弃这个想法。

 

    从医院里出来的人三三两两的撑着伞经过她的身边走入了这场雨中,同一时间下班的同事也早早都撑着伞离开了,晚上的医院大厅不像白天那么嘈杂,玻璃内安静的大厅和玻璃外不断的雨声,强烈的反差让孤身一人的艾米丽突然有点不知所措了起来。

 

    噢,说到底,艾玛今天又去了哪里?

 

    不对,她这段时间都去了哪里呢?

 

    想到这件事的她看着外面细细密密的雨幕,目光突然涣散了起来,感觉脑袋里一下空空的,又好像有很多的东西犹如乱麻一般梳理不清。

 

    手机给那个人设置的特别关注的铃声就在这时响了起来,她掏出手机一看。

 

   “艾米丽对不起!我今天又有点事需要晚一点回去,晚饭就不回去吃了!非常抱歉!你早点休息不用等我,可不要看太久的医书忘记了时间哦。”

 

    艾玛最近,是不是在躲着她?艾米丽的心情有点复杂。

 

    第一次晚上说要在贝克先生那里吃晚饭,她觉得很正常。

 

    贝克先生是个大型的女儿控,艾米丽作为女友控非常理解。

 

    虽然一个人吃饭她觉得有点不习惯。

 

    第二次晚上说玛尔塔小姐信号枪坏了想让她帮忙一起维修,她觉得有点不对劲。

 

    你一个没事就爱拆椅子的养花人为什么会被拉去一起修信号枪?

 

    这次不只是寂静,艾米丽还有点难以言喻的噎食感。

 

    第三次晚上说黄衣之主烤了新口味的章鱼小丸子邀请她去吃,她的怀疑上升到了新高度。

 

    黄衣之主烤新口味的章鱼小丸子难道会不叫自己吗?!

 

    艾米丽对着消息表示晚上要吃章鱼须拌意大利面。

 

    第四次……

 

    第五次……

 

    ……

 

    到现在已经过去了或许有半年?还是一年?

 

    艾玛晚归的次数越来越频繁,诸如此类的消息也渐渐填满了两人的对话框,看得艾米丽身体一阵发麻,从后腰涌上到胸口的酸涩感盘旋着挥之不去,连带着她的表情也渐渐不自然起来。

 

    艾米丽划到刚才艾玛发来的消息,心倏地感到了刺痛。

 

    她扯开嘴角苦涩地笑了笑,

 

    连借口都不愿意找了吗?也是,都过去这么久了。可这不都在自己的意料之中吗?从艾玛突然疏远她开始。所以艾米丽你到底有什么好失望的啊。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艾米丽突然发现她和她的恋人艾玛之间产生了隔阂,她不知道那隔阂是什么,只知道它把艾米丽关在里面,让她发不出声音,也碰不到她的爱人,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越走越远而束手无策。

 

    如果换作以前的话,碰上这种天气艾玛会怎么样呢?

 

    她肯定会发现自己落在玄关的伞,早早的就来到医院等她下班,看到自己出来了就会马上冲过来拉住自己的手,两个人撑着一把伞走在回家的路上开心地聊着今天发生的事情,艾玛还会觉得自己做得不明显的把雨伞向她这边倾斜,到家时自己会发现艾玛的半边身子都湿透了,拗不过她的软声要求两人一起洗澡,共进晚餐,在睡前会来个温存的晚安吻,有时说不定会擦枪走火,但是大多数时候她都可以感受着艾玛温暖的怀抱两人相拥而眠,度过一个又一个美好的夜晚。

 

    可那都是以前……

 

    艾米丽的眼前更模糊了,实际上这场雨确实大到有点看不清稍微远一点的东西,可是连她面前的雨都模糊了起来,她便不能再骗自己这不是因为下雨所以才模糊了。

 

    她控制不住自己,她控制不住自己在这样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雨里想到艾玛跟自己的过去跟现在,甚至臆想着各种她俩悲惨的将来;她怕下一次她俩好好说话的时候艾玛就要跟她说出分手的话来,她就会失去她,失去那个,对她来说温暖得像太阳一般的女孩了。

 

    下雨天人总是会产生些不愉快的想法不是吗?

 

    哦快停下,她应该好好想想如果这场雨还要下一段时间她应该怎样回去才好。

 

    ……

 

    该死的艾玛·伍兹!那个小混蛋!她要是再不让自己知道她这么长的时间都在搞些什么,她艾米丽向上帝发誓!一定会给她点颜色看看!绝对!!!

 

艾米丽揉了揉泛红的眼圈,深吸一口气,还是决定一路跑回去。

 

 

 

 

    艾米丽打开了家门,迎接她的是意料之中的黑暗和安静,让她感到窒息。湿哒哒的衣服黏在皮肤上,甚至还在顺着她的身体往下滴水,这让她感到一阵不适。跑回家中的她四肢有些无力,无奈地叹了口气,转身锁上了门,换好拖鞋,决定先去浴室泡个澡赶走这一身的湿气和由内到外的疲惫感。

 

    脱下了彻底湿透的衣服,任凭自己沉入浴缸里的艾米丽舒服地叹了口气,因为过度运动和湿冷而僵硬的肌肉也舒缓了下来。水没过了艾米丽的头顶,她躺在浴缸里,向水中吐了个泡泡,看着泡泡上升到水面然后不见,艾米丽突然很想笑。她在水里憋到了自己的极限,猛然从水里出来时,异于平常的头昏脑胀,和镜子里面反射出来的,过于红润的脸颊和脸颊的她自己,让艾米丽终于后知后觉自己是感冒了。

 

  “趁着还没更糟糕,我应该赶紧起来……”

 

    艾米丽靠在浴缸边缘,偏过头跟镜子里的自己对视,脑子里虽然这么想着身体却是没有接收到指令一般仍然坐在水里。放空自己不知多久的艾米丽突然一惊,清醒了过来,在感受到水已经开始变凉后,为了防止病上加病只得起身擦干了身体,穿上浴袍,准备去找找家里的急救箱里看看还有没有感冒药。

 

    打开了客厅的灯,艾米丽翻箱倒柜了一通也没找到。平时负责家里物品摆放的都是艾玛,她因为自己的职业问题没办法看顾家里太多,能跟艾玛每天一起吃饭一起睡觉都是她上班时间努力的工作,以及院长不希望她作为医学院高材生在年仅32岁的时候就过度劳累把身体累坏了给的她一点特权。

 

    打电话问问艾玛?

 

    还是算了,艾米丽轻轻晃了晃脑袋。打算看看那个小混蛋是不是把急救箱放进了卧室里面。

    走进卧室,艾米丽的记忆突然回笼,想起上次艾玛曾把急救箱放进了衣柜底下,顺利的在衣柜里面找到了急救箱和里面的感冒药,艾米丽按用量拿出一片药,和着出浴室以后烧开放在茶几上的水,皱着眉头把药片吞了下去。

 

    谁说医生不可以讨厌吃药的?

 

    好了,澡洗好了,药也吃了,是时候去睡——

 

    等等,她是不是没吃晚饭?

 

    要说别的情侣在这种不知道称不称得上是冷战的感情冷淡时期,总是会想各种方法伤害自己的身体,从而达到让对方心疼的目的。

 

    她艾米丽是个高傲的人,即使现在她们两个的感情可能淡了,她也绝对不会因为想要得到爱人可能的关心和心疼做出这种不吃晚饭或是其他的自虐行为。她可是个医生,当然要照顾好自己的身体!

 

    因为感冒食欲不振然后把晚饭这件事忘记了的艾米丽——也就是她自己,没有犹豫地关上了客厅的灯,转身脚步虚浮地走入了卧室选择了上床睡觉并且没有一丝负罪感的把忘记吃晚饭的责任全部都推到那个现在也不知道到哪里去了的小猪蹄子身上。

 

    我只是不想吃饭而已!

 

    艾米丽一边这么想着一边拉上的卧室的纱窗,摇摇晃晃地倒在了柔软的大床上,她真的太困了。盖好了被子,她闭着眼,面向着她的艾玛睡着的位置,手放在她的枕头上,借此平复了一丝不安的艾米丽轻声说道:“晚安。”

 

    伴随着隐于枕上的湿气。

 

    她迷迷糊糊的想着,希望明天感冒可以好起来。

 

    因为感冒而昏沉的大脑并没有让她这么快陷入沉睡。模糊间她感觉自己好像做了一个梦,梦里她和艾玛在艾玛的花店后面的温室里,她在散发着舒适热度的太阳下昏昏欲睡,艾玛突然轻轻地把她从椅子上抱到腿上。

    艾玛柔软的大腿,环绕着她的腰的手臂和背后来回轻抚的手,低头时蹭到她脸颊上的发丝,以及她身上跟自己同样香型的沐浴露的味道。

 

    这是一个无比温暖的怀抱,让她舒服到直接忽视这个小混蛋在吃她的豆腐这件事。

 

    床上的空位不知什么时候被床的另一个主人填满了。

 

Fin.

 

————————————————————————————

 

第一次产生了交党费的念头。

就是想写了而已。

写的很差,轻喷。